◇ 当前位置:首页 > 理论学习 > 教职工理论学习 > 正文

理论学习

Theoretical learning

最新资讯

教职工理论学习

学习袁隆平专题之:《新华网》大功至伟袁隆平:我是人民农学家

发布日期:2016-12-20  来源:

2007-05-23 08:34:43

10年历经艰辛坎坷在世界上首次育成三系杂交水稻

袁隆平一直是那么朴实、努力,几十年来从来没有脱离过生产一线,赢得了中国和世界人民的敬重。图为他2006年在海南三亚基地业余与当地农民下象棋。(资料图片) 正当袁隆平打算大干一场的时候,文化大革命的暴风雨袭来。造反派把“自由散漫,典型的资产阶级知识分子”袁隆平的试验田搅和得一片狼藉,并准备把他关进“牛棚”。他郑重地告诉结婚不久的妻子邓哲要做好分手的准备,但邓哲的话给了他最大的安慰:“大不了,我和你一起当农民。”这让他下定决心,再苦再难也要坚持下去。 1968年5月18日,这是一个袁隆平终生都不会忘记的日子。这一天,他视为自己生命的试验田里的秧苗竟然全部被人连根拔起,整个试验田被彻底破坏。事发后第4天,痛不欲生的袁隆平才在学校的一口废井里找到残存的5根秧苗,继续坚持试验。 袁隆平回顾自己育种走过的路程,总结以往的经验和教训,觉得要加快育种步伐,不能只局限于安江与长沙,而要到气候炎热的地方去。从1968年起,每年冬天,袁隆平就和助手一起像候鸟一样赶到海南三亚搞水稻育种。他们把这种与季节赛跑、追着季节走的育种方式称为“南繁”。在路上,他们甚至把珍贵的种子绑在腰上利用体温催芽。孩子出生、父亲病故,他也没有时间回去看一眼。可做了3000多个实验,竟都没有取得实质性进展。虽然焦灼和苦闷,但步入了不惑之年的袁隆平从来没有灰心,更别说放弃。原湖南省科技信息研究所党委书记陈明山多年一直对袁隆平的科研大力支持,他告诉记者:“袁隆平最苦、最难是1970年以前,但他从来没有消沉过,也没有抱怨过。即使再多困难也难不倒,这样的人我还没有发现第二个!” 时间终于到了1971年11月23日,在海南岛茫茫野生稻丛里,袁隆平的两位助手——他的学生李必湖和南红农场的技术员冯克珊发现了一株雄花败育的天然野生稻!袁隆平仔细观察后,又采集了稻花样品,放在显微镜下进行检验,最终确认这确实是一株十分难得的野生稻雄性不育株。鉴于它是一株碘败型花粉败育的野生稻,袁隆平当即高兴地命名为“野败”,并向全国育种专家和技术人员通报了他们的最新发现。 最令人感动的是,袁隆平他们还把“野败”材料贡献出来,组织全国性的攻关。1971年春,湖南省农业科学院成立杂交稻研究协作组,袁隆平调省农业科学院杂交稻研究协作组工作。1972年3月,国家科委把杂交稻列为全国重点科研项目,组织全国协作攻关。袁隆平将“野败”材料分发到全国10多个省、市的30多个科研单位,用了上千个品种与“野败”进行了上万个测交和回交转育的试验,扩大了选择概率,加快了三系配套进程……就在这一年,袁隆平选育成了中国第一个应用于生产的不育系二九南1号。 1973年,在突破了“不育系”和“保持系”的基础上,广大科技人员广泛选用长江流域、华南、东南亚、非洲、美洲、欧洲等地的1000多个品种,进行测交筛选,找到了100多个具有恢复能力的品种。43岁的袁隆平和他的助手在世界上首次育成三系杂交水稻,将水稻产量从每亩300公斤提高到每亩500公斤以上。当年10月,袁隆平在苏州召开的全国水稻科研会议上,发表了《利用“野败”选育三系的进展》一文,正式宣告中国籼型杂交水稻“三系”配套成功。原来有人预言,“三系三系,三代人也搞不成器”。而事实上,袁隆平及其同行们只用了短短3年时间就攻克了杂交水稻这道世界难题。 从1964年发现第一株雄性不育株起,到三系配套成功,在那个动荡的年代里,袁隆平整整熬了10年。他的执著、创新,尤其是为了科研事业和国家利益而不计较个人得失的精神不仅当时感动了很多人。接受记者采访时,中国工程院院士、武汉大学朱英国教授感慨地说:“没有袁老师把自己的成果公开,我们大家都不会有今天的成就,我们很多人可能还在饿肚子!” 深受杂交水稻惠泽的中国农民,用生动而朴实的语言称颂袁隆平为“当代神农”或“米菩萨”。5月13日,湘潭县泉塘子镇超级杂交稻示范基地——我国第一个超级杂交稻示范基地,中央新闻单位袁隆平事迹采访团一走进这里,村民便自发放起鞭炮。村民李希明说:“记者同志啊,你们来采访袁隆平的杂交水稻,我们打心里高兴。你们要多宣传袁院士的杂交稻,他可是我们的米菩萨、米财神!”更有农民一遍遍感激地说“解决中国吃饭问题‘一靠邓小平,二靠袁隆平’,袁老师是我们农民的大恩人!”

1,2,3,4

附表: